凤翔路口

发布时间:2019-04-03 15:39 来源:平凉市委党史研究室

刘自主

??? 凤翔路口是一个地名,按字面意思来说就是通往凤翔岔道口,事实去凤翔岔道口和这里还有些距离,在向南十公里的五里铺村一带。

????凤翔路口是312国道穿过的一个村子,是陕甘两省的分界处,是许多西北人南下、东进绕不过的一道门槛。?312国道是中国最长的国道,一头在大海之滨的上海,另一头在遥远的霍尔果斯,是中国为数不多交通大动脉,西北人们习惯将西安至兰州这段单独拿出来称作“西兰公路”。312国道也罢,西兰公路也罢,到了凤翔路口变得从容了,路边布满了饭馆、旅店、修车铺、加油站、停车场这些足以旅客车辆得到休息和补给行当。这种旅途中的从容在凤翔路口是固有的,很久以前关中地区和风翔府(今陕西宝鸡市一带)的食盐都是从北面的宁夏、陕北运至这里贩夫走卒歇息片刻,分道而行大道去了关中分岔去了凤翔府,这里便有了凤翔路口的大号,不远处那些招商旅歇息的土窑洞,也有了窑店的雅称。时光推移地形地貌变化,走凤翔岔道口向南移去了,凤翔路口这一称呼依然留在这里,昔日路口形成的村庄依然叫着凤翔路口。清朝年间陕甘分治时不依山不借水一道东西向的省界将村子分成南北两部分,一半给了甘肃一半成了陕西。后来依南北向故道而修的西兰公路再次将村庄分割一次,犹如一块蛋糕横竖切了两刀成了四块,事实上公路的分割没有实际意义,界碑的分割有了重大意义。从南边看前面一道拱门写着“陕西人民欢迎您再来”、后面一道拱门写着“甘肃人民欢迎您”,从背面看前面一道拱门写着“甘肃人民欢迎您再来”,后面那道拱门理所当然写着“陕西人民欢迎您”。这样一来村子成了南北两部分,隔墙的邻居成了隔省的邻居,当地人自称是陕甘联村。

????这里许多店铺都以陕甘和秦陇冠号,许多秦陇间的故事也就发生在这里。1911年武昌起义后全国纷纷响应,自称秦陇复汉军的起义军推翻清廷在陕西的统治宣布独立。陕甘总督升允率领甘军从这里人陕围剿陕西起义军,兵分两路攻占长武、凤翔等地,连攻十城,第二年三月甘军知道清帝退位后拒不作战,升允经此处西退回了甘肃。这段故事在陈忠实先生的笔下演绎成了《白鹿原》中朱先生只身智退方升清军的章节。民间相传甘军到了凤翔路口就被秦陇复汉军打回去了,没有来得及人陕。打回去不是不可能的,自古以来中国越是西北的人越是勇猛,何况早在清朝同治年间甘军就注入了强悍的湘军基因,陕西起义尚未彻底好多地方乱成一锅粥,打回去显然力量不足。无论入陕与否细细想来这撤军当中定有朱先生那样的智者做了甘军的策反工作。甘军撤回了这里却平静不下去了,随后的军阀混战这里既是交界处又是行军要道。大革命失败后,1932年这里爆发了凤翔路口起义,这次起义和许多同时发生在陕甘一带的小规模起义一样都失败了,为这里留下了引以为豪的谈资,也为陕甘革命史写下一笔。

????我和许多凤翔路口以北以西的人一样虽然没有去过凤翔,却无数次从这里路过。从我的家乡庆阳外出沿省道212线跨过泾河,顺二郎沟中坡道上原在凤翔路口进入西兰公路,现在看来这里叫做庆阳路口准确些,但没人这么叫,还是叫凤翔路口吧。当年凤翔路口起义失败后起义者就是从这里沿省道212线走向下二郎沟、渡泾河去的宁县方向。说起这二郎沟庆阳人记忆颇深,道路坡陡弯急,常常发生事故,从庆阳到西安一路上其他地方记不住但绝对记住了二郎沟,坐在坡道上摇曳的车子中摇摆的七荤八素了,精神稍一放松看见路边“某年某日此处事故死亡多少人”的警示手心不流冷汗都难。缓过神来已是十多里外凤翔路口了,宽阔而笔直的西兰公路干净整洁,路边一排排整齐的柳树垂下的柳枝随风舞动,路边的店铺彻夜经营,店主困倦的身体总比嘴角笑容掩饰。这就是小动脉省道212与大动脉国道312的差距,几十年前大动脉上汽车穿行时,小动脉上还靠畜力人力运输。泾河岸边一位赶了一辈子马车的车把式,在生命弥留之际听外乡归来的人讲汽车能拉很多东西,便问上中学的儿子,你知道汽车几匹马拉着的,儿子讲汽车不要马拉自己跑。老者无论如何就是不信,为了证实自己的正确否定父亲臆想,儿子用独轮车推着父亲过了泾河爬上二郎山好不容易来到凤翔路口。可惜天不随人愿,几天来唯一的一辆卡车在这里抛锚了,附近村民纷纷前来救援,公社派五名社员牵着五头牛

将车拖往平凉城修理。老者见到此景,从凤翔路口开始训斥儿子直到回家,老者怀揣着儿子读几天书就学会撒谎了遗憾离开了人世。

往日的故事已成为今日的笑谈,贫困落后的最好反驳是如今穿梭的车辆碾去的国道与省道的差异,312国道旁的G70高速与之并行。村庄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果园,穿村而过的公路旁的饭馆会做南北菜肴特色大餐,修车铺进口车国产车补轮胎修电路无所不能……,这里似乎成了解决旅途中所有问题的场所。不管走的高速还是国道,无论入陕西还是进甘肃,车行此处还是放慢一下伸个懒腰,喝一杯清茶、来二斤羊肉、吃一碗酥肉,带上几斤苹果再走不迟。

???? (作者简介:刘自主,甘肃省作协会员,作品见于《人民文学》《法制日报》《散文诗》《甘肃日报》等报刊杂志。)

????????????????????????????????????????????? ——本文选自华池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南梁》刊物2019年第一期